55Chapter 54

小说: [家教/骸纲初雾空]不负光阴 作者: 樱浅浠 更新时间:2015-03-15 14:49:39 字数:3223 阅读进度:55/73

54

“别的安排暂且不提,斯佩多,你究极的怎么样工作的?情报泄露的状况也太严重了吧。”纳克尔皱着眉头,表情一脸的不悦,别的还好想那么一点,可被人逮着空子打上门来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,由不得他不生气。

斯佩多倒是一脸平静,单手支着下颚,慢条斯理的说道,“Nufufufu,我手头上的事情已经太多了,最近情报收集也不怎么顺,那个间谍隐藏的也算是挺聪明,可怀疑的人是不少,但我没把握到底哪一个才是。不怕打草惊蛇的话,我给了你名单,你自己去查查怎么样?”

说是这么说,斯佩多心里却已经有底了,只是不能说出来。斜瞟了一眼Giotto,再看看拉着纲吉坐在一边安静听着他们说话的埃琳娜,斯佩多盘算了一下,他的安排应该不会有问题,不必担心。

纳克尔被斯佩多堵得说不出话来,Giotto各自看了两人一眼,沉静的表情没怎么变,不过还是有点心疼他家雾守那巨大的工作量。他也去情报部门看过的,那每天送来的各种各样的情报,都需要一一挑选过滤,再汇编起来,最后才呈送到首领办公室给他过目。现在总部缺人手,Demon每天都在情报堆里打滚,听说这两天埃琳娜都被他拉去帮忙了。

“间谍的事情既然急不来,就慢慢的探查吧。不过从今天起,彭格列所有行动安重要程度划分等级,除了守护者之外,所有人员只能按照相应等级获得情报。”Giotto说着面带歉意的看向斯佩多,“Demon,不好意思,又给你增加工作了。”

“我是无所谓的啦,反正等到战斗完全展开的时候就轻松了。”到那时候他直接负责上场杀人,其他那些有的没的他一概都会扔给埃琳娜去做,“不过,有一个问题,Sivnora那边要是问起情报之类的,要怎么回答?”

“的确呢,一世,Sivnora的级别可不好划分呢。”朝利雨月也看向Giotto,“现在这种时候,Sivnora那边要是闹起来也很麻烦,一世你还是给个准话比较好吧。”其实他更想问,一世是不是有把Sivnora当继承人的想法,但是一世毕竟还很年轻,虽然近年是有那种意思,可一世他不会真的这么早就退位吧?

Giotto沉默一会儿,叹口气,“按守护者往下划一等级,可以的话,尽可能不要向他透露太多的消息……我不放心他。”虽然情感上不愿意这样去想自己的亲弟弟,但Giotto多年以来的超直感告诉他,这样做才是正确的选择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斯佩多点头应下,忽然瞥了一眼纲吉,他一下笑了出来,下巴一抬,“一世,那你的这位第十代继承人怎么办?现在的六道骸还待在拉夫斯尔C07号基地呢。”

纲吉君吗?Giotto抬头对上那双清澈透明的暖褐色眼眸,有点疑惑了。纲吉的表情非常无辜,既然这个会议厅是一世他们讨论正事的地方,埃琳娜自己跑过来听倒是无所谓的,可为什么要拉他也过来呢?总不会是因为这里比较安全吧——其实还真的就是这个理由。

“纲吉君的话,Demon你按照埃琳娜的态度就是了。”Giotto是相信纲吉的,这孩子一开始给他的感觉就很好,不过来自未来的纲吉君和六道骸,并不适合与这个时代牵扯上太多的关系,他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对待纲吉君。

听着Giotto把这个皮球原封不动的踢回来,斯佩多嘴角抽了抽,等同埃琳娜的对待?一世他没忘记吧,一般战争进行到高轟潮的时候,他都是把整个情报部门扔给埃琳娜处理,自己跑去战场上的啊。也就是什么都别瞒着,泽田纲吉想知道什么就告诉什么的意思?

腹诽着Giotto不负责任的行为,斯佩多正想继续说什么,大厅的门被人推开,结束了战斗的G和蓝宝走了进来。蓝宝像是没睡醒的,一坐下就又趴到了桌子上,G脸色相当的阴沉难看,斯佩多一挑眉等着对方冲他发火——毕竟情报泄露是他的错——可没想到G咬着牙狠狠盯着主位上的Giotto,压低的声音听起来极为恐怖,“一世,那个该死的Sivnora彭格列要在这里待到什么时候?!你趁早把他给我轰回罗马去!”

“……Sivnora又怎么了?”不知道是该头疼还是该叹气,Giotto的神色很无奈。

“那个混蛋,根本就是故意来挑衅的!一世,我看你根本就没有必要去担心他的什么安全不安全的,都说祸害遗千年,他要死还早着呢!而且他一副没安好心的样子,再在总部这里待下去,没事儿也被他弄出事儿来了!”

G之所以又被Sivnora气的人都要爆炸,其实是方才在他和蓝宝解决掉入侵的敌人后,正安排人员处理善后问题时,Sivnora走到跟前来对着他,又是好好冷嘲热讽了Giotto一番。本来因为前段时间,Sivnora擅自把自己的部下从罗马调来西西里,G心里已经是憋了很大一口气,看在Giotto的面子上,才没有冲Sivnora发出来。这次Sivnora自己凑过来,彭格列总部被袭G已是生了大气,这下几重原因叠加,G的怒火直接爆表,上手就和Sivnora打了起来,任一边的蓝宝怎么劝都没有用。

若是G能如愿把Sivnora狠揍一顿,他心里的火气或许就能消了——其实G的脾气一向来得快去得也快——但G偏偏还打不过Sivnora,这让他更是有火没处发,只能让自己更加气闷不已。而等G终于冷静一点罢了手之后,Sivnora居然还面带嘲讽的说什么首领没用部下更没用的话,G差点就没被气死,最后还是蓝宝冒着生命危险把他给拖走的。

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,Giotto苦着脸,觉得自己太阳穴突突的疼,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啊。长叹口气,Giotto只能先安抚一下自家气得不成人形的岚守,“G,冷静点,Sivnora就是那个样子,你又不是不知道,有什么好和他计较的?”

“我就是看他不顺眼。”G磨着牙,表情狰狞极了。蓝宝看着又想起方才G暴跳如雷的样子,很是胆怯的咽了口口水,悄悄往一边的朝利雨月身后缩了缩。朝利雨月拍拍蓝宝的头,无声安慰他,这孩子是被G吓惨了吧。呃,不过G这表情还真是挺吓人的。

斯佩多忍不住笑出了声,随即接收到G愤怒的目光,也浑不在意,自自在在的站起来活动一□子,向Giotto告辞,“一世,我就先走了,情报部门那边的工作我这就去重新安排。剩下的战斗安排你们讨论就好,我知道结果就行。”

“嗯,你先走吧。”Giotto点头,也不奇怪,Demon一贯都是这样的。

“斯佩多,你等一下!”一直保持安静就像个雕塑的纲吉突然出声,“我有事问你啦!骸已经去那个什么C07号基地好几天,到底什么时候能回来?”

“应该就这一两天的事情,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。”一听“意外”两个字,纲吉的眼睛就瞪大了,斯佩多勾唇笑了一下,难得好心的解释道,“我说的意外,不是遇到什么危险,而是有可能碰巧知道了什么隐秘情报,所以需要更长时间调查之类的,这种状况我遇到过很多次了。”

他还记得三年前那次,他也是为了情报而亲自潜入敌对家族基地调查,为了一个特殊的情报,他硬是把归期往后拖延了将近两个礼拜。回去总部的时候,G对他劈头就是一顿大骂,说他要是再不回来,一世就要发疯直攻对方基地了。

那个时候还不觉得有什么,只是现在想起来,一世对他一直都是很好很好的。扭头看了Giotto一眼,后者沉静从容的表情如往常般的淡定,他收回视线笑了笑,抬步走出了会议厅。

Giotto看不见斯佩多嘴边那一闪而逝的笑容,纲吉却是看了个正着,一下子就怔愣住了。他认识的人里,有好几个都喜欢笑,但每个人的笑又都不一样。骸对待别人总是冷嘲热讽的笑,别有魅力却也让人心里恨的牙痒痒;白兰总是笑得很美很甜,可那笑容看着便让人冷到了心底;斯佩多的笑容却很少带着情绪,而是那种贵族式的虚伪礼仪式的笑。

可方才斯佩多那笑容,分明就……

还没等纲吉想个明白,埃琳娜一怕他的肩膀,打断了他的思绪,他眨眨眼对上埃琳娜关心的表情,“放心,你家六道骸那么厉害,一定会让自己平安无事的回来。”

纲吉脸立马就红了个彻底,什么他家六道骸啊!这这这……虽然骸是他的雾守,说起来好像也可以算是他家的?呃,不对不对,他怎么能被埃琳娜又给绕进去了呢!“好了啦,埃琳娜,别说了。嗯,你们继续讨论正事吧,反正战斗都结束了,我就回房休息了。”

“嗯,好好休息一下吧,你今晚也受惊了。”Giotto并不挽留,他也看得出来,这位自己的后代对战斗之类的事情,也没有兴趣。

埃琳娜则是如以往一样留了下来,但对他们的讨论也不插话,而是安静的坐在一边听着。

作者有话要说:大家新年快乐哦~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