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3Chapter 43

小说: [家教/骸纲初雾空]不负光阴 作者: 樱浅浠 更新时间:2015-03-15 14:49:28 字数:3318 阅读进度:43/73

43

纲吉和骸亲亲密密的腻在房间里闭门谢客了,Giotto则是满脑袋头疼的转回了大厅,一进门就看见Sivnora一脸无所谓的坐在旁边,登时感觉更头疼了。他怎么也弄不明白,他不过就是把自家弟弟从罗马叫回西西里吗,为什么刚到就发生这种事了呢?

打架挑衅的事在彭格列总部内不是没有,他的那六位守护者还不是几乎天天吵来吵去、打来打去的,房门窗户地板天花板都不知道被他们毁掉多少了,但他们却都能掌握那个度。哪像是Sivnora,一来就下狠手把六道骸的眼睛直接弄成失明,幸亏是暂时性的,不然纲吉君恐怕真会气疯了。

最关键的,是他们根本就没做任何得罪Sivnora的事情,纯粹是Sivnora看纲吉君不顺眼。六道骸的性格这些天观察下来,也是瑕疵必报的,更何况他能看得出来,六道骸的眼睛恐怕对他的战力有很大的影响,伤了这么关键的部位,六道骸绝不会像他口中说的那样轻轻放过。而纲吉君大约也是不会拦着他的吧。

皱着眉头,Giotto难得没了好口气,几近训斥的开了口,“Sivnora!”

Sivnora抬头看他,目光中的傲慢与轻视让Giotto的几个守护者看的都是皱了皱眉,他完全无视Giotto明显的怒意,很是漫不经心的说道,“你又有什么事,Giotto?有事的话就快点说,我没兴趣陪你在这里待着。”

“Sivnora,你没有什么想说的,对吗?”Giotto太了解自己这个弟弟了,不要说是对纲吉君和六道骸的歉意,恐怕Sivnora根本就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错。“你毫无理由的出手挑衅纲吉君,甚至打上了六道骸的眼睛,你对这些都没有要说的是吗?”

“对于弱小的垃圾而言,根本就没有存在的必要。”Sivnora直白的说出自己的想法,他看了Giotto一眼,冷笑起来,“Giotto,怎么,你的那份天真到现在还没有消失吗?我真是弄不懂,就你这样的性子,是怎么在黑手党界中活到现在的。”

“你这混蛋才是从来都不理解一世!”G忍受不了Sivnora以这样的口吻对Giotto说话,他从来都不喜欢一世这个弟弟,就像一世自己说过的,Sivnora不论是性格还是理念,都根本和他们不是一路人!

“……你太激进了。”Giotto倒是面色冷静,他都不记得从小到大他和Sivnora吵过多少次了,他们的想法似乎从来都没有统一的时候,而性格中相同的执拗让他们从来都做不到互相妥协。

这也是他们兄弟分居两地的原因。他十四岁那年成立了自卫团,Sivnora看不惯他的行事作风,从来都不肯帮他,过了一两年自卫团渐渐壮大,Sivnora就自己去了罗马,在那里独自发展。彭格列家族正式成立后,Sivnora接手了家族在罗马的一切事宜,但从来都不会回西西里,所以除了G之外,这就是朝利雨月他们之前根本没见过Sivnora的理由。

他们还真是一点都不像是亲兄弟。Giotto闭了闭眼继续说道,“我不论你是怎么打算的,这里是彭格列总部,你既然到了这里,就要按照我的想法来!家族内部禁止无谓的内斗!这一点你最好记住了。”

Sivnora眯起了眼睛,冷冰冰的看着Giotto,“Giotto你这是在威胁我?还是说,你在以彭格列家族首领的身份压制我?你不是一直说什么民主的吗?怎么,现在却又要弄成首领独裁了吗?真是有够可笑的。”

Giotto伸手拦下还想要反驳Sivnora的G,叹了口气正准备说话的时候,出乎他意料的是斯佩多却抢先开了口,“Nufufufu,Sivnora,我说句不好听的话吧。这个彭格列家族是一世一手建立起来的,他想要做什么不想要做什么,都是他的权力,我们没资格干涉。虽然你是一世的弟弟,但就家族的立场而言,你也不过是一世的部下!身为一个部下,对首领的决议指手画脚,可是大不敬呢。”

和斯佩多吵架这么多年了,G还是第一次觉得斯佩多那张总是在讽刺人的嘴还是有优点的,至少看着Sivnora的脸色慢慢变黑,真的是一件很令人愉快的事情。Giotto则完全没想到斯佩多会站出来维护自己,毕竟……好吧,自己的这群守护者里,就数他对自己这个首领最“不敬”了!

“你是D斯佩多对吧,哼,你说我没资格,你觉得你又凭什么指责我?”Sivnora看上去比之前更加冷酷了,脸色漆黑漆黑的,他没想到刚回彭格列总部,除了Giotto之外,就连对方的守护者都敢对自己说那样的话。

斯佩多闻言露出一个完美的微笑,“真是不好意思,我想你有必要弄清楚一件事。在我们彭格列家族里,守护者的地位仅次于首领,而凌驾于其他干部之上……我很好奇,就级别地位而言,我有什么不能指责你的?”

斯佩多这话说的也没错,在这个彭格列门外顾问组织还没有建立的时代里,家族守护者虽然是有六个人平级,但差不多就等同于家族的No.2。而Sivnora是Giotto的弟弟,地位有些超然,可真的算起来,却也很是不好划分真正的级别,毕竟一世又没说过Sivnora是下任首领继承人。就像埃琳娜,黑手党界里都称她是彭格列的公主,可她在家族是什么实际权力都没有的。

Sivnora脸色铁青铁青的,右手握拳攒的青筋都冒起来了,看向斯佩多的眼神已经不是能够用不善来形容了。如果纲吉在这里看到这样的一幕,一定会再度瞠目结舌,然后感叹一下估计这次Sivnora是绝对不会选择联合斯佩多,向一世夺权争位了。

“很好,很好,果然不愧是Giotto的守护者,你真的很好……”从椅子上站起来,Sivnora身上散发出浓厚的敌意,甚至带了隐隐的杀气,可想而知斯佩多那一番话把他气到了什么地步。如果Giotto不是就站在他面前,如果这里不是彭格列总部,他绝对已经对D斯佩多下杀手了。

Giotto眉头皱得更紧了,他往前走了两步,把斯佩多挡在身后,抬眼一看Sivnora的表情,就知道Demon已经把Sivnora给得罪彻底了。唉,Sivnora从小就很要强,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说他不如自己,偏偏Demon就往他这个痛脚上使劲儿踩。

“Sivnora,你从罗马来这里也累了,去休息吧。还有,这些天如果不是必要,你就不要随处走了。”这种类似禁闭的做法,Giotto也是很无奈的,Sivnora是他的亲弟弟,他能拿他怎么办?但什么都不做,实在是太对不起六道骸和纲吉君了——虽然他觉得他们应该会自己报复回来。

Sivnora被Giotto这两句话说的怒火立马转移,“Giotto,你别太自以为是,你有管我的资格吗?别以为人人喊你一声‘一世’,我就必须什么都听你的!”

“不提彭格列家族首领的身份,就凭我是你的兄长,我没资格管你吗?!”Giotto毫不退让的看着Sivnora,“你最好听我的话,不要让我用强制手段,你知道的,从小到大你从来都没有赢过我。”

Sivnora脸色更是难看,恨恨的瞪着Giotto好一会儿,才满脸不甘的转身走掉了。大厅里僵硬的氛围慢慢缓和下来,见证了一场Giotto和Sivnora的兄弟对峙,蓝宝怕怕的眨了一下眼睛看向Giotto,“一世,难怪你说你们兄弟感情不怎么好。”

“极其恶劣才是正确的形容词吧。”斯佩多嘴角上扬,打趣的看着明显无奈至极的Giotto,“不过说起来,要是没人事先告诉我,我是怎么都不会相信一世你会有那样一个弟弟的,你确定你们真的是亲生兄弟?”

“这个问题我也究极的想要知道。”纳克尔觉得一世和那个Sivnora不仅是性格不像,就连外貌也没什么相似的地方,还不如那个泽田纲吉,一眼看上去就知道一定和一世有血脉关系。

Giotto走到桌子边拿起一杯水喝了一口,这才有精神回答问题,“当然是亲生兄弟,我和Sivnora只是……不太合。”揉了揉太阳穴,Giotto看向斯佩多,“Demon,我之前虽然有拜托你帮忙保护Sivnora,不过换个人选是不是比较好?”

方才Demon说的话已经把Sivnora得罪狠了,而Sivnora的性子他也清楚,到时候,别Demon因为他的拜托而被Sivnora给设计了,那他可是哭都没地方哭去。

斯佩多无所谓的耸耸肩,“不要紧的,一世。他有什么想法尽管来吧,我最近正好无聊得很呢。”绑架埃琳娜的那个组织一直都没有多余的线索,很小心的潜伏着,弄得他近来都没什么事情可做,正好拿Sivnora来消遣吧。

这下可好,Sivnora似乎又得罪了一个。Giotto真是哭笑不得,Sivnora怎么才回西西里不到一天的功夫,就已经成功得罪了三个人?呃,貌似G很久之前一直看Sivnora不顺眼,朝利雨月他们对Sivnora的印象也没多好……“算了,随你吧。”

“放心,一世,我有分寸的。”斯佩多笑得很好看,他都没有对一世那么说话,Sivnora你那什么语气口吻?他才不会看你是一世的弟弟,就对你客气,爱屋及乌这个定论在他身上可不成立!

嗯,等等,爱屋及乌?斯佩多看着Giotto,若有所思。

作者有话要说:被各种期中作业压死的作者默默飘上来= =

下一次的更新在神马时候我也不知道= 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