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零八章不速之客

小说: 八零之萌妻医仙有点甜 作者: 风啸烟墨 更新时间:2020-01-16 18:18:21 字数:2572 阅读进度:706/833

恋上你看书网,最快更新八零之萌妻医仙有点甜最新章节!

李春兰刚生完孩子,石景宁心疼她,专门跟单位打了招呼早早来接她,他看到李春兰手里拎着文件包,就体贴地接了过来,又伸手替李春兰理了鬓发,这才柔声问她,

“春兰,第一天上学怎么样?感觉能适应吗?”

李春兰就走在石景宁身边,慢慢的把今天发生的事情都讲给石景宁听,“景宁,我没有想到,上次不小心遇到鼠疫,竟然会对我的生活影响这么大!”

石景宁就笑着对李春兰说,“小傻瓜,能进研究组,这是莫大的机会啊!”

尽管九针带给她高明的医术,李春兰在学术领域还是个新手,通过石景宁详细的解说,李春兰这才明白,她这次能够进入科研小组是多么的幸运。

如果不是李春兰接连表现出众,估计学校不会冒险把她选拔到谢子修的研究小组中去。

要知道中医大学这两年也是步履维艰,他们能否巩固自己的学术地位,也就靠着谢子修带组冲击这一回了。

听着石景宁解说了这么多,李春兰才明白学校为什么愿意让她提前毕业,那是因为有更重要的工作需要她来完成。

而且让李春兰取得这个本科毕业证,也有学校深刻的考量在里面。

要知道这一次研究小组任重道远,里边招收的助手,都是有一定工作经验的医生,如果李春兰还是个在校学生却担任组长,那是不可能服众的。

夫妻两个边走边说,不知不觉已经到回到了家中。

现在家里边分工合作,李爷爷和小保姆一起帮着照看小宝贝雪儿。

可别小看这一老一少,要知道在农村,如果农忙起来,雪儿这么大的孩子,可就靠着上边几个五六岁的哥哥姐姐不着调的照看着。

看到石景宁和李春兰回来,小保姆赶紧抱着雪儿,“姐,你可算回来了,雪儿都饿了!”

在哺乳期工作就是有这一点不好。

隔五六个小时,李春兰就会感觉到涨奶,而这个时候她还在学校忙碌呢,只能忍着,而小婴儿这个点儿早就饿了。

为了解决这个办法,石景宁专门从杰克的公司购买了一台冰箱,李春兰出门之前把多余的奶水挤出来,放在冰箱里,等到雪儿饿了,就用温热水温过再喂给她。

今天是李春兰去上班的第一天,储存的量没有把握好,导致雪儿很快就饿了。

李春兰连忙抱起孩子朝着卧室走去,现在有些女人很不讲究,当着别人的面儿撩起衣服就给孩子喂奶,李春兰可不好意思这么做,再说了石景宁也坚决不允许她这么干。

在石景宁眼中,李春兰可金贵着呢,只能自己看自己欣赏,雪儿是他的后代,没有办法只好让孩子分享,至于别的人想都不要想。

石景宁看了看厨房里边儿已经准备好简单的饭菜,就让雪儿去做饭,他自己跟着李春兰进了卧室。

“这小家伙怎么回事儿?非得把你绑在身边吗?”石景宁笑着坐下。

看着丈夫不错眼的盯着自己,李春兰有些不好意思,她背过身去,“你不是说过谁都不能看吗?你这是干什么?”

“我当然可以看,你的整个人都是我的!”石景宁不由分说,态度强硬地扳过李春兰的肩膀,让她跟自己面对面坐着。

都说生孩子就像过鬼门关,赶在李春兰生产的档口被派了公差,家里的两个老东西差点儿害了李春兰,这件事儿让石景宁一想起来就憋气。

自从在病房闹了一场,石景宁算是彻底跟两个老的闹掰了。

原本他还每月给石爸爸和继母一点儿钱和粮食,象征性地带着李春兰去看一看,现在这些东西全被砍掉了。

李春兰没有石景宁力气大,也只能由着他看,她自己低着头觉得脸上有些发红,毕竟这可是大白天的!

“春兰咱们也有段时间没在一起了,你恢复的怎么样?”石景宁喉头紧着,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暗哑起来。

李春兰有些慌张,她是学医的,又跟石景宁做了这段时间的夫妻,自然知道石景宁是什么意思,他是想问李春兰的身体恢复好了没有,能不能同房?

“还没有……”李春兰结结巴巴地说。

“怎么这么长时间?需要给自己开点儿中药调剂一下吗?”石景宁伸手松了松衣领,不看还好一些,越看的话觉得越渴。

李春兰有些无语,有些事情总得有个过程,她正斟酌着词句,想着该怎样对石景宁解释,就听到自家院里的狗叫了起来,好像是有客人上门了。

“景宁,这会儿天都要黑了,会是什么人来了呢?”年倒是过完了,只不过现在天气依旧黑得早。

“你坐着我去看看!”石景宁抹了把脸,又恢复了平常那副端言方正不苟言笑的模样,站起身来走出去。

李春兰隔着窗户向外看去,这会儿天还没有黑透,借着屋里的灯光隐隐绰绰,也能看得差不多。

门口站着一个女人,那是个女人梳着齐耳短发,看身材很是苗条,石景宁堵在门口,不让人进来,春兰觉得很是奇怪,这个点儿了会是什么人来了?

正好这会儿她喂完了奶,就赶紧整理好,自己抱着孩子,也走进了堂屋。

那女人已经躲开了石景宁和李爷爷,跑进了客厅,“都说过了,我做这件事只是举手之劳,你不用这么客气,特地跑来感谢我!”石景宁试图拦住那女人。

这时候李春兰才看清楚,那女人手里还拎着一兜子苹果,这是一个很年轻的女人,不过就是二十四五岁,一头黑发,发梢烫过微微卷曲着。

女人长相清秀,只是身体瘦弱,脸色蜡黄,看起来很是羸弱。

这女人把手里的苹果放在地下,含笑对于石景宁说,“石大哥,话不能这么说,你的举动可是救了我的命啊,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呀,我不来上门来感谢一下你,怎么能行呢?”

李春兰看了看,那女人手里拿的东西不过是一兜子苹果罢了,现在这个季节苹果都不太好,一个个蔫了吧唧就跟那女人一样。

李春兰轻轻咳嗽了一声,“景宁,这是谁呀?怎么不给我介绍一下?”

石景宁皱眉看着那女人,实在有些为难,他的本意可不是要救这女人,这女人偏要跑上门来。

正在这个时候听到李春兰叫他,石景宁立刻走到了李春兰身边,“春兰,我前些天出差遇到点儿事儿,柳翠觉得我是救了她,可我当时的行为真不是针对她的!”

名叫柳翠的女人,这时候才看清楚李春兰,她不由得吃了一惊,她听说石景宁的妻子刚刚生完孩子,还以为会看到一个苍白浮肿,甚至还袒胸喂孩子的妇女,没想到李春兰站在自己面前俏生生娇滴滴的,可比她这个大姑娘还漂亮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