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0章 我是她的唯一希望

小说: 一墙之隔 作者: 大表哥 更新时间:2020-01-15 01:53:46 字数:3819 阅读进度:372/824

至于她去哪里知道,我怎么会要去做这辆飞机去缅甸,也很简单,她可是警察啊,完全可以调监控啊,稍微一查,就能查出来我的行踪,再加上他们家里本来就是搞古玩的,中海翡翠原石业那么发达,他们的家族肯定会涉及其中的。

一旦也搞翡翠原石什么的,自然会和运输的人有些关系,她先是通过监控,查找我的行踪,得知我到这边来了,她自然知道,这边是做什么的,很容易就能知道我的目的。

还有一点可以证明我猜想的是对的,那就是这辆货运机,临时告诉我们,要等一下小时,这分明就是,辛梓潼知道了我的行动之后,就往我这边赶,临时通知了这所货运机的老板。

我在这边想着,辛梓潼就又再次开口说话,她竟然问我:“欧阳先生,你是做什么的?”

“我啊,无业游民呗!”我有些惭愧的回道。

“欧阳先生好厉害,只是无业游民,竟然能成为古玩的大师,以及赌石大师。”辛梓潼赞叹道。

说是我古玩大师,这个倒是情有可原,毕竟我占了他们家3300万的便宜,但她又是怎么知道,我也是鉴定翡翠的大师?

很显然,她来之前,是经过了一番的调查的,不然的话,她怎么可能知道,我去原石场的事情?说我是赌石大师。

既然她已经都知道了我也没油瞒下去的意思,非常谦虚的说:“都是运气好,都是运气好,并不是什么大师。”

“哈哈,欧阳先生你真是太谦虚了,赌石固然有运气的存在,但是一连几十块的原石,都能切出绿来,那必须得是火眼金睛,才能成功,否则只是靠运气的好,是完全不可能的。”辛梓潼笑着说道。

听她这意思,是怎么都不会相信我是运气好,其实在她这种女人面前,我没有必要选择低调,既然她这么想着,那我就装着自己真的是赌石大师了。

摇了摇头,颇为无奈的说:“关于赌石啊,我是有些心得,但是赌石大师的名号,我可担当不起。”

“欧阳先生,你真的不是靠运气的?”辛梓潼瞬间狂喜了起来!

这让我大呼上当了,觉得自己还太傻x了,竟然被辛梓潼给套路了,她先前估计根本就无法确定,我到底是火眼金睛,还是运气好,这下我傻乎乎的承认了,正中她的下怀!

从她得知,我不是考运,而狂喜的神色能看的出来,她来找我,绝对是和我赌石有关系。

得到这个结论之后,我也不想和她藏着掖着了,直接挑明的说:“说吧,告诉我你的目的。”

“什么,目的啊?欧阳先生,我怎么听不懂?”辛梓潼很会掩饰,皱着眉头问道。

“你不要装了,从你出现在我的眼前时,我就知道,你是专程来找我的,而且你的目的,应该是和赌石有关吧,你来找我,应该是通过别人,先是知道了我在原石场的所作所为,随后,就开始对我进行了调查,最后得知我要去缅甸,你就带着辛新欣来到这边,找我对不对?为了你,货运飞机,可是让我等了你一个小时。”我将我的猜想,一股脑了说了出来。

辛梓潼刚开始,还是想不承认,但是听到我后面所说,她一再的惊讶,似乎被我说中了,紧接着她也不想藏着掖着说:“欧阳先生,你的说过程,一点都没有错,我确实是那样做的,我也确实是为了我的目的,特地过来找你的,我的目的,也确实和赌石有关。”

“既然和赌石有关,你直说就行,没有必要藏着掖着。”我摇了摇头,很无语的说道。

“我.....我,只是咱们素未谋面,你又和小欣之间产生了矛盾,我直接说出来,这样是不是不太好....”辛梓潼有些不好意思,脸蛋都红了起来说:“只是没有想到,欧阳先生太过聪明了,一眼就看出来我的破绽了。”

她的话并没有吸引我,但是她羞红了脸蛋的模样,却是让我觉得,非常的漂亮,让我裤裆那兄弟,再次有了反应,唤醒了,最原始的冲动,以及男人该有的那种想法。

我自己都不清楚,为什么突然之间,对她的冲动,如此之大!

我生怕她会发现,立刻就将手,放在了上面,尽量让自己不要去想,可是一旦有了那种反应,再想去压制,却发现有些困难。

“欧阳先生,你怎么了?难道是肚子疼啦?”辛梓潼关切的问道。

她问我肚子疼,应该是看到,我的手捂住了裤裆,由于是坐着,让她感觉我是在捂着肚子,她一边说着,竟然伸手过来,说她已经学过医,肚子不舒服的话,在固定的穴位上按一按,就可以减轻疼痛感。

我哪里是肚子疼,被她摸过来,那还得了。

刚想转过身去,可是万万没有想到,她的速度比我还快,没等我起身呢,她的手就摸在了我的裤裆之上。

感受到裤裆里的家伙,辛梓潼面色一惊,瞬间就收了她的手,脸蛋彻底红了,立刻就转过身去了。

瞧着她转身,我心里那个尴尬啊,心里狠狠的骂了我那兄弟,早不反应,晚不反应,竟然现在反应。

但怎么骂,都是无济于事了,她摸都摸到了,我再掩饰也没什么用处了,就任由它在那里反应吧,反正早晚会有疲惫的时候。

辛梓潼背过身去,看不到她的脸,我心里那股冲动就减少了许多,再加上刚才的尴尬,过了没一会儿,我裤裆那兄弟,就没了任何反应。

这又让我暗骂一阵,如果不是想着,以后还靠着她去征服万女,我真的会一巴掌打过去,给它点颜色瞧瞧。

而辛梓潼,则是过了半个多小时,她才转身过来。

那时的她,她像是没有发生任何事情的一般,但脸颊上的丝丝红晕还在告诉我,她还在羞涩着,只不过羞涩的同时,她也不在和我转弯抹角,她直接说出来她的目的:“欧阳先生,我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忙。”

“哦?什么忙吗?不过咱们两个刚刚认识,我可没有必要帮你的。”我提醒道。

“欧阳先生,你放心,我明白咱们之间的关系,到底是什么,请你帮忙,我自然会给欧阳先生,动心的好处的。”辛梓潼露出她职业性的微笑,这时的她,完全没了她刚才的羞涩,样子非常像是,那种职场善于和别人谈判的女强人。

“具体的好处,等会儿再说,你先说说,你到底让我帮什么忙,如果是我不能接受的,你给我再多的好处,我也是不会去的。”我一副没得商量的语气说道。

“欧阳先生,其实我请求你帮的忙,非常的简单,只不过这事情,得从我爷爷三年前在费德曼的伊索山区里,从别人手中,开了一处矿说起,当时矿产是直接全权买回来,可是前些日子,当地的资源管理中心的人,找到了我爷爷,竟然告诉我爷爷。

外国人在伊索山区开矿,那必须得五年,就要参加赌石大赛,优胜者,才能留下来,继续开矿,如果赢不了的话,就说明对他们缅甸翡翠不够了解,没有资格开矿,必须得离开!

而且还不会给任何的赔偿!我爷爷当时,非常的不满,去更高级别的地方去讯问了这事,结果事实却真是如此,伊索山区当地zf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,多年以前,缅甸为了招商引资,就吸引了很多外国人,来他们那里开矿!

几乎将伊索山区里面的所有翡翠原石的矿,全部掌握在了手中。

当时当地的zf,拿着不菲的税收,以后是好事,可是时间一长,随着翡翠的价格,一再攀升,他们才意识到翡翠的重要性!

他们不想让这种能创造巨大价值的矿产,全部都落在外国人手中。

他们刚开始想强制收回,可是合同上白纸黑字,都写着呢,怎么能强制性,而且一旦发现强制性的事件,万一闹到国际上,对于他们本国的声誉,会造成极大的影响。

最后他们当地zf就想出来了一个招,那就故意设定,一个赌石比赛!

每个开矿的人,都得参加!

当时觉得不就是个比赛吗?

参加就参加了,可是到了地方才知道,被当地的zf,彻底耍了!

不仅参赛没有实质性的奖励,还要求每个人参加赌石,都得交一部分的赌金!

开矿的人有的是钱,对于赌金,他们最多是觉得吃了亏,可是他们当地zf厚颜无耻到了极点!

竟然说,他们本国禁止用金钱赌博,所以赌金的话,那全部都用他们开矿的开发权,一旦输了的话,就将开发权收回!

一旦赢了的话,赌金就会退回,还会奖励一面锦旗。

他们这招,简直无耻到了极点,和明抢没有什么区别,毕竟翡翠是他们缅甸的,当时他们的专业性,要比天朝人要好,收回的几率,非常的大。

刚开始谁都不愿意,然而结果,却是无情的扣押,谁不愿意,谁就被扣着。

那时国内政治上和缅甸的往来并不是很密切,他们当时身处异国他乡,没人任何人能帮助他们,颇为他们的淫威,护住自己的性命,所有的人,都被迫同意了。

一番比试下来,百分之八十的天朝商人,都失败,矿产被强行收了回去。

自从那时开始,每五年就要举行一次,他们的目的,就是想要再不复出任何代价的前提之下,将所有的矿产,全部都收回。

当时我爷爷买下那座矿时,老板故意隐瞒了这个规矩,后来我爷爷知道后,生气也已经来不及了,想要保住矿产,那就得找一些赌石大师去赢得比赛。

就这样,我爷爷开始发动全家族的人去寻找赌石大师,我的一些堂兄妹,堂姐妹,都纷纷找到了国内的一些赌石大师,结果一测试水平,完全不如缅甸当地的一些赌石大师。

带着那些人去,比赛绝对会输,我们整个家族都有些绝望了,甚至开始想将矿产炸了也不留给他们当地时人。

但欧阳先生你,在天桥原石场的,大发神威之后,我就发现我们的希望来了。

他们缅甸人,那些赌石大师,再怎么厉害,也不可能百发百中的!

所以说,你就是我们家族的希望,我们诚恳的请求你,能代表我们参加一次比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