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9章 辛梓潼的示好

小说: 一墙之隔 作者: 大表哥 更新时间:2020-01-15 01:53:43 字数:3330 阅读进度:371/824

那两道倩影,竟然是辛梓潼,以及白天还想坑骗我,却被我反坑的辛新欣!

她现在应该还在恒天古玩市场,承受古大师的愤怒,怎么现在和辛梓潼出现在我的眼前。

惊讶之后,我的反应,就是辛新欣发现了我的行踪,带着她姐姐来找我报仇来了。

可是要说报仇,她们应该带来更多的人才是啊,怎么就她们两个?

我在这边想着呢,辛新欣和辛梓潼就发现了我的存在。

辛新欣见到我之后,双眸几乎可以冒出火来。

“梓潼姐,是他,是那个欧阳大丑男!!!”她指着我,愤怒的喊道。

她这一声喊,让辛梓潼也看向了我,只不过,辛梓潼看到我之后,并没有任何的愤怒,反而有些脸色有些欣喜,紧接着就在辛新欣的前面,向我走了过来。

她的表情,怎么看,都不像是来找我报仇的。

不是来找我报仇的,那她们为什么,会在这个时间点,出现在这里。

这也是实在是太巧了吧?

我想转身就走人,可转念一想,我走人有什么意思?不还得一起坐飞机,无论如何,都得面对他们,与其一会儿,在飞机上撕逼,还不如在这里呢!

至少空间大,方便跑路。

因此,我就站在原地不动了,等待着辛梓潼和辛新欣。

我和辛新欣发生了什么,虺老大和虺老大,一直在暗中保护我,他们自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瞧着她们两个人走过来,他们两个上前立刻就挡在了我的前面。

辛新欣似乎想抢在辛新欣的面前,找我的麻烦,辛梓潼没走几步呢,就被她小跑超了过去。

虺老大和虺老二自然不会让她靠近我,立刻像是两座山一样,将她挡在了外面。

辛新欣拼命的想要突破虺老大和虺老二的防线,可是她一个女人,怎么可能推得动,见自己推不动,她就开始张口骂了起来:“欧阳大丑男,你有种,就别躲在别人的后面,你真是坏死了,把我们坑死了,快点把钱,都还给我,还给我!!!少一分都不行!”

对于她这个请求,我是怎么也不可能同意的,即使她姐姐在这里,我也是不会同意,我笑了笑说:“辛小姐,咱们都是成功交易的,你说我坑你?我怎么坑你了?”

“你就是坑我们了,你明知道那个瓷枕是真的,你却不告诉我们,结果那两个是假的,你确说是真的!不是坑我们,是什么?”辛新欣非常蛮横的说。

当时我再次无语了,他们当时要坑我,我为什么要告诉他们那个是真是假?我是有多么的傻啊!

而且当时我也不确定,到底是真是假!

“小欣,你就别闹了,那件事情的经过,我已经了解了,错不在欧阳先生,还是在你们,如果不是你们刚开始动了歹心,要坑骗欧阳先生,事情怎么可能会发展那个样子?你现在要做的,不是继续在这里,蛮横无理,而是向欧阳先生认错!!”辛梓潼走了过来,竟然出乎意料的直接训斥起辛新欣来。

“可,可,可是那件瓷枕,价值3000万呢,另外他还骗了我们300万!这怎么能让我认错!”辛新欣非常不甘心的说。

“古玩里面有骗这个词吗?全部都是看自身的眼界,你和那姓娄的学艺不精,分辨不出来真假,还要怪你们当时欺骗的人呢?”辛梓潼质问道:“幸亏这件事情,让我给压下来了,如果被爷爷知道,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,我也希望你不要在纠缠这件事情了,万一被人知道的多了,传到爷爷的耳朵里,谁也不会替你担着责任的。”

听到辛梓潼说爷爷,辛新欣吓坏了,忙是捂住了小嘴,点头示意她再也不乱说了。

见此,我也是微微松了口气,我并不是不怕她们两个,但是她们出乎意料的,要和我们一起去缅甸,如果要和我纠缠下去的,我会怕耽误我的行程。

只不过,那件事情,虽然错在辛新欣那里,但是这件事情,可是牵扯着3300万,这数目非常的大,正常人都会帮亲不帮理的,正常情况之下,辛梓潼不应该护着辛新欣,为她说话吗?怎么全程都是在为我说话?

要说她是警察,所以她正直,我是根本不会相信这一点的,警察正义的多,但是他们的正义,更多的体验在,抓捕坏人,为民除害这些方面。

在事故人情方面,他们还是普通人。

这不仅,让我怀疑,辛梓潼似乎有了些其他目的。

至于什么目的,我一时间也想不出来,只能等等看看她接下来会怎么做。

辛新欣老实了之后,不甘心的瞪了我一眼,冲着我轻哼了一声,就撇着小嘴,像是受伤了一样,绕过虺老大和虺老二,第一个登机。

我也想扭头登上飞机,辛梓潼却是叫住了我:“欧阳先生,先等一下。”

上次和辛梓潼在一起的时候,我还会装成女人呢,名字叫欧阳梦露,我现在已经恢复了男儿身,自然要和她装着不认识才行。

我故意装着有些疑惑的问:“你是?”

“你好,我是辛梓潼,是你姐姐欧阳梦露的朋友。”辛梓潼面带职业性的微笑,主动伸出双手,轻柔的说道。

她这是明显的示好,我无法理解,我可是占了她们家族,3300万的便宜,她却是还主动向我示好?

虽然不知道,她为什么要这样,但我还是也微笑着和她握手,也自我介绍说:“你好,我叫欧阳守。”

原本我觉得她是个警察,手应该是非常粗糙的,但是一摸上去,却是无比的滑嫩,摸起来非常非常的舒服。

这些天我都没有碰过女人了,这么一触碰到她的手,我瞬间就有了反应,还是特别强烈了那种。

那时我才想起来,这些天的事情太多了,搞得我都快忘了自己是个男人了。

我苦笑了一声,强制性的让我那兄弟,没了反应,我这才肩并肩的和她一起走着。

我不知道辛梓潼的目的,也不知道她说什么,走路时一声不吭,辛梓潼也是这样,一直到了登机,她都没有说任何的话。

这是一艘,货运飞机,是从缅甸往天朝这边运输翡翠的,来的时候是装满的,回去的时候,里面却是空的。

外面看着小,但由于没了活物,里面的空间显得偌大无比。

由于是货运飞机,里面并没有单独的座椅给我们坐,我们也只好,找到了一些装载货物的木箱上,坐了起来。

飞机明明很大,辛梓潼却是故意选择了一处,和我非常的近的地方坐下,而辛新欣则是离的老远,两眼眯着,咬牙切齿的看着我。

即使她现在不再找我的麻烦了,但是依旧是对我恨的咬牙,如果不出所料的话,以后如果找到,可以让我倒霉的机会,她是绝对不会放过的。

而至于辛梓潼,坐在那里,却不时的往我这边看着,必然是在寻找和我说话的机会。

飞机起码五个小时,才能到地方,这段时间我也无聊,所以就将注意力,集中到了辛梓潼的身上,我很想知道,她到底想做什么!

辛梓潼大概坐在原地,坐了不到十分钟,她没有找到好的机会,就选择了不再找机会了,而是主动搭起话来。

“欧阳先生,你姐姐还好吧?听说她病了。”辛梓潼走过来关切的问道。

“还好,还好,已经痊愈了。”我回道。

“哦,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辛梓潼并不是一个善于搭话的话,说话的气氛,有些尴尬,她停了好一会儿,才有主动说:“欧阳先生,你这次去缅甸做什么呢?”

“我啊?去会一位朋友,你呢?”我反问道。

“你们和小欣,先前不是因为那件事,产生了矛盾了嘛,不管怎么样,她都觉得自己吃亏了,心情郁闷,为了给她解闷,我就想着带她去缅甸转转吧,真是没有想到,会遇到你们!这个世界还真的小啊!”辛梓潼感叹道。

“对啊,世界确实太小了,上午还和辛新欣在恒天古玩市场呢,没想到下午不约而同的就坐上去缅甸的飞机了。”我表面上也跟着感叹道,实际上,心里却是,再一次认定辛梓潼,她是有问题的!

她和辛新欣,很明显都是富家子弟,想要去缅甸玩,怎么可能还需要坐这种货运机,坐在这里,比挤火车还难受呢!

并且没有任何的保险可言,摔下去,谁也不会赔偿一分钱。

难道她们和我一样,都是没有护照?

这可能吗?

她们这种身份的人,要去,也肯定是去坐豪华舒服的头等舱,怎么可能坐这种垃圾的货运飞机?

完全不符合常理。

先前我还真的是巧合,然后她看到我之后,临时有了其他的目的,但是听她的说辞,我却认为,她早就有了目的,来这里就是为了找我,以来完成她的那个目的。